过半18岁以下受访者不联系亲戚 “农村悄然出现以家庭为单位的断亲”

近年来,社交媒体上总会出现年轻人宣称要“断亲”的说法——逃离、拉黑亲戚甚至父母。

而这个现象在今年过年期间尤为突出,甚至有多个相关话题上了热搜:“农村悄然出现以家庭为单位的断亲”“学者研究断亲现象”。

在这些话题的评论区,我们会发现年轻人想要逃离亲戚关系,可能是因为受不了催婚、有严重家庭矛盾、亲戚总是借钱等。今天是国际家庭日,澎湃美数课试图通过北京大学的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FPS)等数据,来分析近十年来中国的家庭关系发生了怎样的变迁。

年轻人,远离亲戚甚至是父亲

过去 40 多年来,经济的高速发展带来了城市化和社会流动,传统的家庭关系遭到极大的冲击。即使亲如父母子女,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新的相处模式。

从中国家庭追踪调查 2016 年至 2020 年的数据来看,我们会发现年轻人跟父母疏远的情况更多发生在父亲身上。

4 年间,18 至 30 岁的年轻人跟父亲的亲近情况下降了 4.4%。相比之下,与母亲的亲近情况并没有太大变化,并且与母亲经常联系的频率在 4 年间上升了 3.9%。

有意思的是,如果从父母的角度来回答与子女的亲近程度,我们会发现父母的认知跟子女并不相同——从 2016 年到 2020 年,认为自己跟 18-30 岁的子女关系亲近的比例实际上差不多,而如果把时间上拉长到 2010 年,父母认为自己跟年轻子女亲近的比例甚至上升了。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张航空在一篇研究家庭代际关系的论文中也提到类似问题:在 CFPS 的调查中,家庭中的父母与子女两代人对于涉及彼此的统一问题回答会出现差异,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双方有认知差异,但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其中一方“说谎”了。

而在更年轻一辈的未成年人身上,家庭关系日益紧张。对比 2010 年和 2020 年的数据,儿童跟父母吵架的次数也在上升,每月吵架 1 至 5 次的比例在十年间上升了 20.5%,而儿童目睹父母吵架的次数也在上升。

对亲缘关系的失望,使得部分年轻人选择了新的人际关系,向外拓展自己的家人圈层。他们或是寻找“电子亲人”,或是从朋友、恋爱中主动选择自己新的“家人”。

不过,“断亲”并不意味着对亲情的否定,年轻人同样追捧特立独行的“小姨”文化。所谓“断亲”的背后,实际上是年轻人在重新建立自己与他人的边界,逃离传统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无法避免的亲戚借钱

从比例上来看,跟父母亲近的年轻人仍然是主流,而亲戚才是年轻人在家庭中更想逃离的对象。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胡小武通过 1200 份随机调查问卷来验证了这一观点。胡小武在发表于 2022 年的研究论文《青年“断亲”:何以发生?何去何从?》中写道,年龄越小的人,与亲戚联系越少。

论文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 18 岁以下受访者已经基本不联系亲戚。而在 18-25 岁人群中,也有 25.32%的人选择不联系亲戚。30-50 岁的受访者是主要的亲戚关系维护者,他们之中没有人不联系亲戚;甚至 40-50 岁的人群中,有过半的受访者与亲戚经常联系,或者联系非常频繁。

胡小武在论文中指出,青年 “断亲”现象已经成为一种社会常态。

在众多吐槽亲戚的话语中,亲戚“势利眼”的评论获得许多网友的应和。很多人都表示,没有必要和“势利眼”的亲戚来往,只会徒增烦恼。

网友“乌贼丸子丶 KD”就提到:“许多亲戚都是谁有钱,贴谁去……有钱的觉得我们低档次,说话充满鄙视,溜须拍马的也瞧不起我们,懒得跟我们处。所以大过节的何必找自己不舒心,自己在家过得了”。这条评论获得了 4455 个点赞量。

#农村悄然出现以家庭为单位的断亲#话题下高赞帖子的评论区。图源于 微博。

“亲戚”的身份有时候也成了借贷中的“免死金牌”。网友 Ada 就遇到亲戚迟迟不还借款的事情,即使 Ada 想要讨债,却会被妈妈劝说要“以和为贵,毕竟是一家人”。在这条帖子下,有 1068 条评论或是为 Ada 支招,或是分享类似的经历。

纵观中国家庭追踪调查的 8 年数据,借给亲戚钱似乎是难以避免的事情。五次追踪调查中,受访者前一年借款给亲戚的占比均在家庭纯收入的 2% 以上,借款给亲戚的平均金额更是于 2020 年突破了 2000 元。

不过,除了吐槽亲戚“势利眼”的话语之外,也有人感叹亲戚之间的温暖。网友 @吾欢喜 2016 就不理解“断亲”的行为,她的父亲不小心滑倒磕到后脑勺,导致无法动弹,而姑姑大爷得知后争先恐后来照顾她的父亲。

“姑姑大爷也都 70 多岁的人了,给我爸翻身,买饭,端屎端尿,我一个姑娘都做不到,我特别感激我这些亲戚。”网友 @吾欢喜 2016 写道。

家族纵向发展:祖父母在世概率显著上升

无论是亲戚之间的“势利”还是温情,或许都会在社会家庭结构变迁的大背景下渐渐淡去。

根据一项基于第 27 版联合国官方人口预测的研究,中国家族总规模正在逐渐缩小。截至 2021 年,中国家族的总规模在 50 人左右,预计在 2100 年会降至 20 人以下,低于美国和印度。

但是,中国家族还将“纵向发展”。对于未来的新生儿而言,表(堂)兄弟姐妹等亲戚会逐渐减少,祖父母甚至曾祖父母还在世的概率却会显著上升。上述研究数据显示,1950 年,表(堂)兄弟姐妹占新生儿家族网络的 39%,但到 2095 年预计仅占新生儿家族网络的 7%。换言之,在 2095 年,一名女性新生儿可能只有 1.1 个表(堂)兄弟姐妹。

未来,尽管部分年轻人可能无需勉力维持繁杂的亲缘关系,但是随之消失的还有很多独属于亲戚间的回忆。

网友 @油咩啊少年 回忆起小时候的除夕时就恋恋不舍:“从有记忆起,除夕我们小孩吃完年夜饭,表哥表姐表妹们一起满大街放鞭炮玩……去年,是最后一年大家庭一起过年,我偷偷失落了好久。”

面对亲缘网络日渐缩小的情况,胡小武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时就呼吁年轻人找到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化关系,从学校或是职场发展朋辈之间的友谊,寻找到替代亲缘的关系,“因为爱情和亲情,是我们每一个人最本质的情感需求”。

此外,一个强大的社会支持网络日渐重要。当中年人需要照顾健康状况不佳的父母和祖父母时,或许有一天,“亲戚”会成为需要怀念的词语。

澎湃新闻记者 陈志芳 卫瑶 实习生 吕晨安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346067576@qq.com 或拨打客服电话:13043476030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搜索

2016 2024

相关推荐